“空以晓白,烈焰骄阳。”

更遠的地方。

很少能坚持写完一篇文

其实这篇文很不完整

逻辑可能会有不通的地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“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

就让我、随风飘吧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有一个朋友,今年十六岁,他是我的后座。


我也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朋友,就是在同个班上课,顺口聊过几句天,他是个很安静的人,下课不会和班上的男生一起玩,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位子上写题,每次聊天都是我开的头,但我也不是个多话的人,久而久之,交流也就少了。


他功课和我差不多,成绩保持在班级前十名,他很会画画,我看过他的画,可好看了,和他人一样好看。


他不上体育课的,每次体育课都不见人影,我有点羡慕,我也不太想上体育课,黏糊糊到感觉实在让人感到不适。


他家应该挺有钱的,他的表还有鞋子都是有牌子的那种,尤其是表,表面在阳光的下闪闪发光,黑色的表带,衬着他皮肤更白了,显得有些病态。


有一天他没来上学了,一个礼拜,两个礼拜,班上也没人在意,我想,他人缘是真的差。


又一个礼拜,下午,班主任走了进来,他说,我后座的同学走了,在今天下午。同学们面露不解,班主任解释,他走了,文艺点就是,再也不会见到,想见也见不到了,简单粗暴点就是,死了。


班上沉默了一阵,然后,有同学惊呼,有同学转头往我这看,确切的说,是往我后面的座位看。


我心里有些空落落的,不知道要做何反应,我茫然的往我后面的座位看,下午的阳光撒在他的桌子上,可是我后面再也不会有一个安静写题的少年。


放学了,听到班上有个同学走了,气氛有点沉闷,大多数人都早早离开了教室,我放空的看着隔着好几排桌椅的黑板,发现今天的值日生竟然写的是他的号码,我起身去拿扫具,扫了一会地。


我站在教室的后门,手里还拎着扫把,看着整间空荡荡的教室,有些迷茫,我走到他的课桌椅前面,拉开他的椅子,从他的角度去看教室,他可能会看到我隔壁座上课在偷吃零食,我上课在课本上乱涂鸦,他隔壁的隔壁在睡觉⋯⋯。


我想他怎么就这样走了呢,我还没跟他说再见呢⋯⋯。


我起身前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抽屉,书本摆的很整齐,书的最上面摆了一个牛皮纸袋。


我有些好奇,也可能是第六感什么的,我觉得那样东西会跟我有关,于是我把它拿了出来。


上面写着我的名字,我以前观察过他的字,他的字很秀气,但字里行间又藏着少年的锋利,这是他的笔迹没有错的,不会错的。


里面是一封信和一只手表,就是我夸过很好看的那只。


我没去管那只手表,我打开了那封信,他说:

我把我的时间送给你。

请替我好好的活下去。


我愣住了,斗大的泪珠滴在信纸上,我慌忙的拿衣服擦,可是眼泪却愈滴愈多。


我和他认识的时候在高一,而不是在文理分班后的高二。


我中考失常,考上了c中而不是市里最好的a中,父母、师长失望的眼神,同学们的窃窃私语近乎把我压垮,我走上学校的顶楼脚都跨出去半只了,他靠在顶楼的门边说:“时间停止是件痛苦的事。”

我不知道楼顶还有人,他突然出声我吓了一大跳,整个人摔回了地板上。我第一个反应是庆幸,第二个反应是想破口大骂,我还没张开嘴有听到他又说:“同学,在为了我多活一下吧。”

我想,哪来这么自恋的人啊,我抬头看着他,他的肤色在阳光底下病态的白皙,让第一次看到他的人都可以知道他身体不好,我那句卡在喉头的“你不懂”愣是没有骂出来。


他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地板掉眼泪,我没有胆子在跨出去第二次,于是只好回去当没事,提心吊胆了几天,害怕他会说出去,等着等着,发现老师同学还是照常和我相处,该干嘛干嘛,我放下心来。


我熬过了高一,高二我选了文,避开了理科我成绩提了上来。


我没想到我会在我的新班级看到他,他坐在我的后面,不过他好像不记得我了,我去找他搭话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。


他可真沉默寡言,和在顶楼说出“为了我再多活一下”的嚣张且自恋的少年简直判若两人。


后来,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才是和他正确交流的方式,我只好放弃交流。


看到这封信我才知道,原来、原来,他是记得我的。




后来,高考我考上了我想要的b大,报到前,我去他家看过,他的母亲告诉我,她把他的骨灰洒在了苏州,那个温暖的地方,那是他所希望的。



我问她为什么,她告诉我,他要求她把他火葬然后骨灰洒了,如果不是她儿子在生前确切的表达出这样的念想,如果这不是他的最后一个愿望,她是绝对无法将他的骨灰洒出去的。


他母亲给我看了他的遗书。


“我想要火葬,然后让人把我的骨灰洒在一个广阔的地方,让风带我去各个角落,因为我不想要被关在一个盒子里,听人念经敲钟。

我不觉得死亡是件可怕的事,所以不用为我伤心。只是可惜了大好的山水我还没来得及看的清,但是没关系,因为我终于不用在困在病痛里,我可以去很远的地方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。”


看苏州静谧的街道,我想,他可真是个任性的少年。


愿你自由自在,潇潇洒洒,向天翱翔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捞叨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是个很废话的人

这篇文其实非常不完整连篇短文的边都勾不上

写的时候脑袋糊成糨糊

凭着一腔不知名的悲伤写的

一直很想去苏州啊

希望我这辈子能踏足那块地哪怕一次也好。




2018.11.19  璟

置頂自介

这里景钰,单字叫璟就可以了。


画画和拍照,偶尔(?)会有日常。

简体字和繁体字都会出现,

基本上有画的话会是简体,

日常是繁体。


“这条路这么长难不成要我小碎步吗?

跨大步点吧,忽略周遭目光是件难事,可是忽略后天空会很美。”


“希望我们都可以活得潇洒些。”


日常

化學課

陽光很美

錳的顏色也挺美的


“我就是深渊。”

*ooc注意

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画费事儿我都会画成卷毛(

“我听见时钟的滴哒声,

那是时间走动的声音吗?”

不问过去,不问未来。



———你看见了什么?




翻到了以前用的超薄水彩本
涂没几笔就皱了(
画个炀
私心祁醉的外套w

“别让我走,好吗?”